關於電影「賽德克‧巴萊」的十個問題?


 


 


                      


 


                           抗日原民英雄 莫那‧魯道〈中〉本尊現身


 


                      


 


                            「賽德克‧巴萊」電影的中年莫那‧魯道


 


隨著耗資七億元的國片「賽德克‧巴萊」上下兩集「太陽旗」及「彩虹橋」曝光,出現越來越多的討論聲音。媒體多以票房佳、林口霧社村風景優美及威尼斯影展觀眾起立鼓掌十分鐘等報喜的方式美化國片,對身國片長期觀察的我而言,願意在此提出幾點淺見,與大家分享。


 


如果有緣與路過小格子的各位大大喜相逢的話,也歡迎在「最新回應」留個言,大家一起為今年的國片起飛加油!


 


第一問  「七殺碑」重現江湖?


 


今天聯合報的讀者論壇,題目為「血腥殺戮,反給壞印象」。我還記得魏德聖導演在「海角七號」中,安排慈祥的阿媽思念日本情郎,而演恆春警察的民雄,是憨厚的原民。


 


但是在「賽德克‧巴萊」中,兩集歸結於兩個字「仇‧殺」。四個半小時的劇情,可以濃縮為三句話日本欺壓原民、原民發起公學校之役殺光霧社日本人、日本人鎮壓使原民被殺或自殺。這部大片是在強調觀眾應該要接納多元文化的融合,還是以牙還牙、以暴制暴呢?


 


我從小看遍了中外電影,老實說,從沒看過那麼多逼真的砍頭畫面!原本想可以為好奇的中小學生,當成是歷史課「霧社事件」活生生的補充教材,但是當他們如果看到原民小孩拿著竹尖要圍勦並刺殺手無寸鐵的日本教師時,真的無言。


 


新聞局審定為輔導級,原因是砍頭畫面很快帶過,且為呈現歷史事件,試問讓純白如紙的孩子看到大量的殺人或被殺畫面時,真的是一種良善的歷史及道德教育嗎?


 


第二問  「英雄」的定義


 


莫那‧魯道跟兒子們都自知仗是打不下去了,竟然二話不說,紛紛自裁。請問留下的攤子,誰來收呢?抗暴六社之一的荷戈社頭目塔道‧諾幹更是奇怪,聽說家人都自殺走了,從掩體大石後站起來開槍殺了一名日軍,然後立刻被日軍擊斃,英雄就是這樣草草結束寶貴的生命,搶著上彩虹橋去見祖靈的嗎?這種犧牲值得嗎?


 



第三問    馬紅‧莫那為何勸降?


 


電影中,溫嵐演莫那頭目之女馬紅‧莫那,自溢不成被日軍救回。她明知族人會力戰而亡,竟然帶著幾大瓶清酒跑進馬赫坡社廣場,去找哥哥達多‧莫那替日軍勸降,實有違忠肝烈膽常理。結果是這場最後的酒宴一下子逼死了五條好漢,全部上吊自盡而亡,到底馬紅為何要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工作?令人百思不解。


 



第四問    婦幼何辜


 


在一片霧濛濛的公學校大戰中,放眼望去,儘是無辜日本婦幼的驚恐眼神。原民的瘋狂出草,連這些人都不放過。我想日本人看到這片後會很訝異,但我也不希望,讓臺灣的原民留下祖先很野蠻的奇特觀影思考。


 



第五問    味方蕃也能上彩虹橋


 


歷史中,賽德克道澤群的鐵木‧瓦力斯率領族人以蕃制蕃,追獵莫那頭目的項上人頭。魏導演特別為演他的馬志翔安排心路歷程,讓他有一場反悔禍起蕭牆的戲。耐人尋味的是,為何兩方原民在片尾都登上彩虹橋,按照電影倫理,不是只有好人才能上天堂嗎?連心狠手辣的日軍劊子手味方蕃都能上彩虹橋與莫那在一起,正邪報應還有天理嗎?



 


第六問    還國片一個乾淨的天空


 


我真的很納悶,讓我來回憶及歸納一下讓我納悶的地方。賣座片「艋甲」中有「意義是三小」的名言;「翻滾吧!阿信」演菜脯的柯宇綸動不動就來一句「衝啥?」「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中,盡是打手槍及勃起等描述或畫面。「賽德克‧巴萊」則是永無休止打打殺殺。這些賣座的,政府出面掛保證或以納稅人的錢所補助的所謂「優良國片」,可不可以全然的乾淨一點,讓我們帶孩子去看時,可以勇敢地面對他們,並不會臉紅心跳說不清楚話來呢?


 



第七問   未來武器叢林戰


 


片中出現的日軍機槍,竟然是不合時宜的未來武器。史實是日軍使用十一年式機槍,而非布倫式機槍。另外,十一年曲射步兵砲,片中也換成了較大型的九七式曲射步兵砲。當然打起來畫面很炫,有聲光效果。但是既然是強調忠於史實,考據超級詳盡,就不可以便宜行事。明明知道年代不同,只要是能發射的道具槍砲,就可以任意瓜代,讓賽德克的原住民和日軍大打迷糊叢林戰。


 




第八問    莫那為何縮水


 


演青年莫那‧魯道的聯結車司機游大慶身高一八六公分,人很帥氣。時空一變,中年的他,卻換成了泰雅族牧師林慶台飾演。問題在於後者身高真的差太多,又很粗壯。他滿臉風霜加上灰髮,如不設法讓莫那右臉上的刀疤連結兩人,真可說是判若兩人,殊為可惜。



 


第九問    小島源治的自我矛盾


 


魏導演挑了長相清秀英俊的日本男星安藤政信飾演屯巴拉社的日本巡察。片中鐵木‧瓦力斯一直挺他說:「他是好的日本人。」於是觀眾就以為,日本還有好人耶。但是他又領導日軍火燒馬赫坡,片尾還專門打出字幕說,他主導二次霧社事件,以報殺妻及殺子之仇。原來他才是彌彥將軍背後的超級大反派,這下日本人連一個也不值得同情了。


這跟克林伊斯威特為了日本硫磺島之役,以人性面及人道精神特別拍成兩部片來陳述的角度,似乎又不太一樣了。


 



第十問    有錢人的原罪?


 


我看了所有遠流出版社書目前已問市的「巴萊」系列電影書,對影迷還滿推薦「導演‧巴萊」的。書中對於拍片的困難及天氣的捉弄劇組,都有第一手的描述。連子彈打到用光了,都規定演員要入鏡才能開一槍。


特別是資金周轉不易,魏導演不只一次的對於有錢人不出錢而抱怨連連,說他們不懂得他是在做一件「有意義的事」。其實企業在商言商,尤其是出大筆錢,真的是要擔待投資風險。這點要請國內的創作者包涵及體會,掏錢出來要謹慎呀。還好遇見了中影的郭台強先生,大手筆三億元砸進去拍,外加威秀及中影的企宣人材全面投入造勢,為電影做了鋪天蓋地的宣傳,成就亮麗的票房。



 

    



                我好喜歡「賽德克‧巴萊」五分鐘試拍帶的莫那‧魯道身影


 



 
 


 

    全站熱搜

    小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