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媽,您就多管管弟弟毅修吧。


讓他在參加指考時,一口氣拼上理想的國立大學!我自有主張的」


面對母親碎碎叨念,畢宇彤輕嘆了一口氣,轉身朝著窗外樓下凝望。


台北的初秋街頭微有寒意,巷口有對年輕愛侶經過,不時親密嬉鬧。


 



 


宇彤心想,今年不過也才二十九歲,哪有被媽媽誇張形容到拉警報的輕熟女年齡。

沒有知心的男友,又不是自己的錯。放眼這所任教的高職,


男老師不是已婚,就是一臉稚氣的初出校門年輕小伙子。


學校、家就是她生活的全部圈子,宇彤也不想參加未婚聯誼社,對相親更是興趣缺缺。


看多了愛情小說,宇彤期待的是一場浪漫的白馬王子相逢奇遇記。


 



 



(二)


 


操場上,二年十六班的學生們,正在生龍活虎地打籃球。


帥哥小劉一個假動作過人三分線外跳投長射,突破勁敵阿宗的蓋火鍋防守,


唰地一聲破網而入,引起漂亮女學生芸兒及阿May的滿堂彩。


「年輕真好!」一身碎花長裙的陳乖乖老師是拼布高手,對畢宇彤老師說。


 


她們與好姐妹美術老師A-ka舞蹈老師Angel及戲劇老師喵喵一起穿越操場,到校園另一側行政大樓開教學評鑑會。


宇彤暗自回憶,以前念書時都名列校花,身邊從不乏追求者。


偏偏大學畢業進入職場後,月下老人竟忙著為別人作媒,忘了替她牽紅線。


 


邊走邊出了一點汗的陳老師說:


「學校近來沒什麼大事,我和妹妹娃娃在週日要去北海岸走走。


你也愛看海,要不要一起去散散心?」


宇彤正為媽咪的婚事緊迫叮人而發愁,馬上開心地回說:「呵呵,好呀!晚上再去逛基隆的廟口夜市連吃數攤。先說好,我請客喔。」


 



 


(三)

 


週日的天氣風和日麗,懷著輕鬆的心情,


陳老師帶著妹妹娃娃及宇彤,三人開車行駛在北部濱海公路上。


下了車進入公園,爬上小高坡,俯身瞭望一望無際的太平洋。


宇彤輕哼起「傷心太平洋」這首歌,三人漫步,一路上說說笑笑,


陳老師姐妹倆在涼亭稍作休息,宇彤則往前繼續賞景,遙望遠方海平面上的夢幻之星郵輪。此時,身邊有小蚊子飛過,腳下有小螞蟻在奔忙。


宇彤想,一個人過日子也蠻自在的,也許未來另一半並不愛看海踏浪,


到時候,還是落得一個人望海興嘆。


 



 


 



正當她尋思出神時,不自覺將纖纖左手按上了原木護欄。


「啊!」幾乎是在同一時間,她也聽到身旁有另一人發出驚呼,


卻是一男人。原來兩人都是左手扶欄,


想不到因年久遭東北風侵襲以致於木材略為腐朽,


破碎木屑扎得兩人滿手都是小刺。


那位外表斯文的中年男士身穿淺藍色polo衫,


下身是一條卡其色休閒八分褲,足蹬淺咖啡色帆船鞋。


他著急說:「哇!小姐,這裡怎麼不安全,有這麼多埋伏陷阱呀?


妳的手,還好嗎?」顧不得自己也中伏受傷,急忙過來查看宇彤的手掌傷勢。


掏出一條淺藍色帶白條紋手帕遞給宇彤,「請妳趕緊把血止住,我幫妳看看。」


 



這,究竟是一場什麼樣的意外遭遇?陌生的男子為了一位素昧平生的小姐焦急,就是所謂的緣嗎?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感謝清水讓人贈詩


意見紛岐何時曉


外人參與妙引喬


遭難殊奇理出竅


遇巧究研係何嬌



 


感謝格友~~小劉中中提供背景配樂


                                         


 

 



 

    全站熱搜

    小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4) 人氣()